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顺顺的博客

某顺

 
 
 

日志

 
 

百姓百人:郑公  

2009-07-11 09:37:02|  分类: 百姓百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公,姓郑没错,但名并非“公”,为什么群众还要叫他郑公呢,盖因他开口闭口总把自己的身份挂嘴上。郑公是公务员,他言必称“我们公务员咋地咋地”,貌似不如此自谦自珍,就对不起党和政府给他的这份头衔。群众们爱瞎起哄,群众们更爱乱起外号,群众们起外号也有点捏软肋的意思,既然郑公这么爱怜他的公务员身份,群众就叫他郑公了。群众们开始还怕郑公生气,都遮遮掩掩背着郑公偷偷叫,后来发现郑公在不小心听到别人喊他郑公时,能兴奋出满脸的璀璨褶子,群众们就放心大胆地守着郑公也“公长公短”了。其实群众们不了解郑公,郑公因为学历不够高,一直没评上高级政工师,郑公音谐“郑工”,他爽还来不及呢,咋会为此生气捏。 

郑公虽然不过是某县某局某科的科头,但究其身份,他的确是公务员,被叫作“公”也算合情合理。虽然在郑公他们县只有一个行业是把职业和名字搅到一起的:泡脚屋的服务小姐都以“姓+脚”来区别,如李脚王脚邓脚这样被群众点名服务,所以郑公这外号搁别人可能要抓狂、要翻脸了,但搁郑公就没事。不是郑公宽容,而是郑公太追求风雅了。他逢周末都要去县新华书店买几本非畅销的书(郑公认为畅销书都是给浅薄者看的),并立刻把买书过程和跳读序言后记的心得都写进博客……这样的人还能介意将自己的名和职业联系起来吗?反正郑公很大气地面对自己的绰号,一是这名儿充分弥补了他总也评不上高工的遗憾,二是让他打心底生出点豪气来:郑公家乡在2000年前的鲁国,想想吧同志们,鲁国那地儿出过不少“公”呢,但全是2000年前的祖宗,2000年后就只剩郑公一人悍然出道了,他能不自得吗。 

郑公一自得就爱高谈阔论,他最常见的宏论是“我们公务员咋地咋地,作为主流社会和国家机器的我们,实在不知道有什么事可以成为我们公务员的心事……”。这宏论曾让一些级别较高职位也较高的公务员很是恼火,一次次明示暗示郑公不要瞎扯乱讲:“谁说公务员没闹心事了?我们公务员的日子哪有那么好过?你丫爱得瑟不要紧,可你不能把我们公务员全拉着和你一起晾晒什么以灰色黑色收入为主的所谓幸福吧?你有我们没有!” 而另一些非社会主流人士,也妒忌眼红郑公的大爷生活,总在言辞中流淌出对郑公的蔑视加辱没,他们说郑公是小农意识,说郑公是“屎壳郎上街硬充绿色小吉普”,还说“见过自大的,却没见过比郑公更自大的”。郑公很恼火,来自友邦营地的不理解已然让他不满,他忿忿地想那些公最虚伪,占尽便宜还假装烈士,卑鄙、无耻、下流,这个国家就是被他们搞坏的!郑公尤其恼火的是敌对阵营的讽刺挖苦打击,他不得不经常跟自己说:这帮泥腿子的口水都流成黄河长江才好,我就是要显摆我们公务员的优等优质生活、气死这些没社会地位的下等人。 

郑公没几个朋友,要说有,也是工作关系形成的酒肉朋友,郑公想发展几个能心灵融合的红颜和哥们,就总不能如愿。郑公认为很多人都太世俗,世俗的原因是他们非体制内人士,不是公务员,站不高就望不远,境界始终提升不起来。物质基础决定精神世界,这是郑公的认识,为此他交友的最初目标都锁定在“我们公务员”中,但后来发现有些公务员是靠关系靠后门才混进组织的,档次比郑公期待的要低得多、沟通不畅;而郑公能看上的人,往往又不爱搭理郑公——别说,郑公还真是有一双慧眼,他很会看人,谁比他有文化、谁比他见识深,他一眼就能正确甄别出,感觉对方有见识有才学后,他会积极和人家交流,可是因为郑公关注的事体往往是宇宙的无极或杂交的哲学,有点见识的公务员都没他这么务虚的,都觉得和他难有共同语言,都不爱和他探讨飘渺的虚无的东西,这使郑公没了魂魄撞击的机会。一个女人没了知音会有孤独感,一个男人没了知音会有空旷感,郑公的空旷感主要表现在他常叹息打老庄孔孟死后,就只剩他一人独撑天下的悲怆。悲怆的郑公常在博客上撰文,写他对人生对世界的绝望,他呐喊“有什么别有文化”,他求告“谁知我心?” 

郑公的吆喝不是白吆喝,郑公的意淫也不是白意淫,总有几头痴情的飞虫是为莽撞的家雀做点心的。政治上不算得意,精神上不能招展,连性生活都得老婆特批的郑公,写起博客来却有些魏晋遗风、豪迈得紧,只要不咂摸内容,粗看之下,你很容易被郑公口号式的文风镇住。尤其是喜欢膜拜别人的男人的某些无知无畏的女人,特别容易关注像郑公这样胸怀博大的另类才子。郑公得以在半老之际享受到来自“我们公务员”群体之外的首肯。郑公这人有激情,又有点墨水,虽然激情以煽为主,墨水以涂鸦为重,但他毕竟创建了“公务员队伍里情趣高雅思想深刻的好写手”的品牌口碑,总有那么几个惯于上不着天、下不落地的女读者,爱围着郑公转圈圈,这一转就把郑公转晕了,他发现活到半老,他的爷们价值才突显,比他刚当上公务员那会儿还值钱——红袖添香是啥?2000年前那些公们都少有的待遇啊,就唐伯虎苏东坡司马相如他们才体验过吧,现在我郑公不虚此生了,有如此厚爱的红颜左搂右抱,虽然是在网上,但键盘上能风骚下也了不得,毕竟很多男人连键盘上调戏女人的功底都没有呢。有文化还是有好处的,因此郑公跑新华书店更勤了。 

群众都说郑公是闷骚的典型、意淫的高手,郑公不以为然,他引用他最看不起的畅销书女作家某顺的话,说“女人闷骚容易出轨,男人闷骚容易创收”,郑公还说,他到目前为止还尽给红颜们网购礼物呢,咋没见着一个红颜为他出血的?可见某顺那婆娘也是习惯性胡扯八道,一点不了解我们公务员的闷骚实情,就知道用狗屁“女利”教唆女人们算计我们男公务员。某顺一粉丝看完郑公博客后,跟帖道:“你能找出某顺那句话的出处吗?找不着就是你们公务员又造假制假了吧?” 郑公很恼火地隐藏了那篇博,尔后又写了一篇文,题目为“网上没好鸟”。 

要说郑公为嘛这么爱创作、爱思考,全怪郑公他老婆郑太——郑公老婆应该叫财女才对,恩,一看名字你就知道郑公他老婆是有钱的婆娘了,没错,郑公他老婆是郑公他们县最大的私企法人代表。郑公作为公务员的那点白的灰的红的黑的乱七八糟的收入,在老婆财女的眼里全是不屑一提的伶仃铜板。财女做外贸,专门把本地特产往大洋彼岸送。也奇了怪了,鬼子连月球都能去了,却非常爱用产自财女家乡的柳条编的桌椅板凳筐篮包。财女的钱因此多得数不过来了,财女的脾气也因此大到反了天,郑公在家里的地位,连老婆养的那只富贵猫也不如。目前连老婆的PP都碰不着的郑公,玩玩文字,玩玩意淫,仅是生理需要而已,不然荷尔蒙往哪儿疏解。郑公其实不贪婪,他只想过小富即安的日子,如今这理想早已实现,虽然老婆的钱从来不给他看见,但他知道自己拥有的那份“夫妻共有财产”为数不小,就已然能够更安心地继续矫情继续闷骚了。 

 

PS:本文乃虚构,如有雷同,纯属见鬼。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